木与

【凹凸/瑞嘉】一日不见甚是想念

#严重ooc
#不喜勿喷……   
#私设注意
                                                               
                  



  1.

   

    嘉德罗斯从没想过有一天格瑞会离开他。



   “嘿,格瑞来打一架吧。”一如既往的,语气骄傲放纵。嘉德罗斯又来找格瑞打架了,神仙打架,好事的凡人围观,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嘉德罗斯和格瑞打了一个赌,赌谁打架最后胜出,但从打赌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他们还是没有分出一个高下,而其他参赛者居然还是一直在凑热闹

    嘉德罗斯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但今天的格瑞有点奇怪,若要是换做平常,他一定会嘴上叨唠着不打然后提着烈斩走向嘉德罗斯。然而,今天他没有,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嘉德罗斯。格瑞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看到周围的人就把话咽回肚子里了“嘉德罗斯跟我来。”“啧,什么事那么神神秘秘的?”嘉德罗斯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收起了大罗神通棍跟在了格瑞身后,他们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格瑞停下脚步,“嘉德罗斯,你是人造人。”嘉德罗斯没想到格瑞会知道这件事他握紧了拳头。“怎么,对于我是人造人觉得很建议?”“嗯”【不,我很喜欢】格瑞内心的想法和口中说的完全相反,他不能把内心的想发说出来,那会害了嘉德罗斯。“呵,真可笑格瑞,我真是看错你了!”嘉德罗斯没有想到格瑞会这么说,心里一下子被怒火填满,紧接着是前所未有过的悲伤,他以为格式和别人不一样的。“我走了”【请挽留我,不要让我走。】“你走吧”【快留住他,别让他走】心里想的和从嘴里说出来的完全是另一个意思。这两个人就是这样的变扭,他们从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向对方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给对方,或者说他们根本不会表达,这样的性格使两个人走向了彼此相反的方向,他们吵架了,嘉德罗斯和格瑞。




 

   2.

     现在还差一分钟嘉德罗斯就已经有176个小时没有见到格瑞了,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俩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嘉德罗斯现在很闲,他想给自己找点事干。




  “10”嘉德罗斯在倒计时

  “9”他现在坐在一块高高的石头上

  “8”他在思考一些问题

  “7”思考格瑞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是人造人的事

  “6”思考格瑞为什么会建议自己是人造人

  “5"他从石头上一跃而下

  “4”嘉德罗斯走到旁边的草坪躺下,舒展了一下身体

  “3”他从没那么悠闲过,是因为没有去找格瑞的原因吗?

  “2”糟糕,有点想格瑞了……

  “1”算了,还是不去找他了……

  “0”毕竟,176个小时都没见了。

  

    嘉德罗斯没由来的烦躁,他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他觉得格瑞可能出事了。“雷德,你知道格瑞在哪吗?”“老大,格瑞最近都在烈焰山那儿……”嘉德罗斯已经有一阵子没去烈焰山了,他不明白格瑞为什么会去那。“啧,走,我们去一趟烈焰山。”祖玛赶紧拉着雷德跟上,“难得嘉德罗斯大人终于有精神了一点。”祖玛说。

 
 
 
 
 
    

  嘉德罗斯一踏进烈焰山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重,空气中弥漫的鲜血的气味让嘉德罗斯加快了步伐。“格瑞?!!”嘉德罗斯看着浑身是血的格瑞跑了过去,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格瑞,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嘉德罗斯……”格瑞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嘉德罗斯焦急的话语和他被愤怒和悲痛烧红的眼眶。“我要死了……”“你死不掉的。”嘉德罗斯想带格瑞去治疗,但格瑞阻止了他,格瑞知道,即使真的现在给自己治疗也活不下来。【真遗憾,终于又见到你了,但再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嘉德罗斯你这样真丑…”“啧,至少比你好看。” “不吵架了?”“不吵架了。”格瑞沉默了好久,他其实很想和嘉德罗斯在多聊一点,但身体状况不允许——一说话嗓子里就像被撕扯一样疼,伴随着疼痛从内部涌上来的血在嘴里打转。“嘉德罗斯,其实我一点都不建议你是人造人的事,相反的,我还很喜欢。”嘉德罗斯注意到了格瑞知道他是人造人的事,聪明的王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怎么一会事。他不知道格瑞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知道——圣空星是不会让不相干的人知道自己是人造人之后还好好地活着,格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嘉德罗斯,这局你赢了。”格瑞说“你会是最后的赢家,然后——”




    “抬起你的头,我挺喜欢你。”



     “我也挺喜欢你……”嘉德罗斯努力扯出一个笑脸,即使皮笑肉不笑的比哭还丑。“这才是我认识的嘉德罗斯。”其实格瑞感觉自己还挺幸运的,来到凹凸大赛后认识了嘉德罗斯,现在死的时候自己喜欢的人还在身边。


     


     3.

      格瑞死了,他的名字从排行榜上消失了,这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参赛者都赶往烈焰山,有人问:“人造人也会有感情?”答案是——“会的。”嘉德罗斯的骄傲在这一刻摔的支离破碎。烈焰山的天空是红色的,嘉德罗斯原来是那么喜欢这片天空,他觉得红色很好看,但此刻他觉得这片天空是那么的刺眼。“格瑞,起来打架啊,别像那些渣渣一样啊……”嘉德罗斯在逞强,他不愿意相信格瑞已经死了,尽管这是事实。嘉德罗斯终于哭出了声,再也没有一个人陪着愿意嘉德罗斯不其厌烦的打架了,再也没有人说着“不打,滚”这种话还是陪着他无理取闹,也再也找不到像格瑞这种可以信任的人类了。嘉德罗斯把头埋在格瑞的颈窝里使劲的蹭啊蹭,悲伤的感情淹没了他的理智。

     【什么狗屁的高贵的头颅,我只要格瑞回来……】

      嘉德罗斯现在痛的快要死掉了,那种撕心裂肺嘶吼的样子,从来没有人见过,甚至一直跟随嘉德罗斯的雷德和蒙特祖玛也是一样。

      “格瑞死了,是不是就代表嘉德罗斯赢了。”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这沉重的气氛中突兀的响起。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杂噪的声音七零八落从嘉德罗斯的耳朵进入到脑子里。嘉德罗斯抬起昏沉沉的头,他环顾四周忽然就明白了格瑞说的“抬起头是什么意思。”“当然是我赢了。”嘉德罗斯又恢复平常的样子了,他站起来,昂起头俯视着那些参赛者。“一群渣渣。”嘉德罗斯这样说,参赛者们收到了来自大赛第一的不屑,“我赢了!!”嘉德罗斯像是发泄又像是自嘲的说【不,我输了……】嘉德罗斯知道,格瑞话里的意思是什么——

        “抬起你的头,”别让别人以为你不堪一击。




 

     4.

      格瑞离开以后,嘉德罗斯的排名就像被502胶水粘住了一样,从未发生变化。嘉德罗斯在别人眼里还是那样,而在没有人的时候,嘉德罗斯很安静,话很少。嘉德罗斯已经不再吵吵嚷嚷的找人打架了,他会按时的去刷怪赚积分,会按时的吃饭,会冷静的分析问题了,也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就像昨天雷狮说:“嘉德罗斯,你真可怜”他也没有生气。他会经常的去墓园找到格瑞的墓碑后坐下来想事情,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大概是因为很想格瑞了吧?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墓碑时的眼神是那么的令人心疼,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表情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变化,这样的嘉德罗斯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位伟大的学者,他从暴躁蜕变成冷静,从骄傲自大到小心行事,他学到了太多太多……

     【格瑞,我想你了】

    



5.

    

     大赛末期的时候,幸存的生还者们纷纷露出丑陋的獠牙,大家都为了活下去而丧失了理智,他们都早已忘记了最初参加大赛时的初衷。嘉德罗斯杀了一个又一个人,踏过了一个又一个尸体,最后他获得了向创世神许愿的机会。在机械声一遍又一遍重复这嘉德罗斯是最后的获胜者的时候他被传送到了创世神面前。

    “最后的胜利者,你想要什么?”创世神问。

       嘉德罗斯伸手擦去脸上粘着别人的血,

     “你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当然。”

       “那好,可以把格瑞还给我了吗?”















     “格瑞,一日不见甚是想念啊o(´^`)o”

      

 
 
 
 

评论(4)
热度(36)

嗨~大家好,这里是木与,请多多指教╰(*´︶`*)╯



很奇怪吧,我明明是个乙女写手为什么会有点腐呢?好吧,先不说这个啦~其实我也会时不时的写一下腐文的……别建议啊٩(*´◒`*)۶




【凹凸和英雄学院有那么好~~~】


突然get到全职高手和魔道祖师的好





评论不一定会回复,但我会认真的看完每一条的~~~







开学了,更新会慢一点。













最后,小蛇老师有辣么好,为了喂成大蟒蛇而努力着(*ฅ́˘ฅ̀*)

© 木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