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与

【鲶尾婶】红莲与重生

墨水瓶:

*歌词来自阿瑾的友情提供~
*给沼兽的点文,因为先写完就打算先发了~在这里先给沼兽比个哈特
*鲶尾他超好!他是天使!我爱他一辈子!
*原创婶向
*爱与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正文开始——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刹那间澈净明通,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
“主——公~”
当你坐在内室中审理事务时,少年拖长音从背后把你抱了个满怀,玩笑式的拖长音一下一下敲在你心里,你的心里有点痒痒的,正如少年最近几日里蓄长了的鬓发一下一下挠着你裸露在外面的脖颈处的皮肤,让人整颗心都变得酥酥麻麻的。少年发间柠檬味洗发水的香气让本来被繁复工作挤压得有点喘不过气的你心情也略微愉快起来。
你笑着握住了环绕着你脖子的手,略微抬起头看着对方。
“鲶尾。”
少年满是笑意的绀紫色的眼睛里像是倒映着星辰,他笑嘻嘻地摸了摸你光滑的额头。
“主公最近都很忙呢,都没有陪我玩了。”
“当然啊,因为工作有这——么多啊~”你无奈地叹了口气,突然有点生气地拍了拍桌面这叠仿佛永远都没有减少高度的文件,“太犯规了!”
“啊啊说起这个,”你歪着头想了想,突然直起身子在文件中翻找起来,“等等等等……我记得……诶不对不对……啊是这个!”
你费力从一大沓文件抽出了一张纸,抖落平整后发出了像小孩子一样地哼哼,“果然没记错,鲶尾今天要出阵哦!”
鲶尾看着眼前这个露出了得意表情的你,曲起手指轻弹了一下你的额头。
“痛!”你立刻配合地捂住了脑袋,发出了夸张的呼痛声。
“主公就像小孩子一样呢。”
“诶——真过分,我可是很为鲶尾着想的把鲶尾设立成了队长哦?”你嬉笑着凑上前,看着那张清秀的脸。
那是属于鲶尾藤四郎的脸,那是她的部下,她的近侍,她的爱人。
“怎么怎么?没有奖励吗?”你学着他的模样龇着牙笑起来,眼眸弯如新月。
少年的笑声充斥在房中,你顺从地闭上眼,仿佛有樱花融化在了唇间。
“那么,万分感谢。鲶尾藤四郎,必为您带来胜利。”
“预祝你武运昌隆,鲶尾。”


尽管许诺了胜利,但在穿越时空抵达目的地时,鲶尾心中还是狠狠地痛了一下。
再度回到是非之地,即使是极化过来的他,也隐隐觉得身上的伤痕再度疼痛起来。
“是大阪城啊……”呼吸之间尽是炽热滚烫的空气,鲶尾深吸一口气,像是想要将这个正被痛苦灼伤着的巨大城市的每一缕印记都刻入骨髓。
杀气在刹那间爆发,如银瓶乍破。
抽出腰间的胁差,鲶尾沉下眼眸,低喝道。
“发现了!全员注意!突击!”


或许是心中有所顾虑,在一次一次与刀锋擦肩而过的瞬间,鲶尾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也逐渐增多起来,当每一次踏火而过,那炙热的感觉灼烧着身体,他的眼前都会不时闪过昔日的场景,令他头痛欲裂。
在火场中啜泣着,悲鸣着呼救的弟弟。
忍耐着痛苦对自己露出笑容的兄长。
因为滚烫的火焰煅烧而变得锃亮而出现裂痕的刀身。
他因为实在无法忍受痛苦而仰头发出的无声的咆哮。
所有被深埋在记忆里的魔鬼仿佛在刹那间苏醒过来,张牙舞爪地撕裂了少年平日里的笑容。
在混战中挣扎着挥出刀刃的一期一振在暂时摆脱时间溯回军后看向鲶尾,蜜色的瞳孔倒映出隐匿于黑暗之中,现在才在少年背后浮现出来而露出森然白牙的大太刀,骤然收缩颤抖。极大的惊恐在心中猛地炸开,一期一振下意识大喊出声。
“鲶尾!背后!!”
鲶尾一惊,甚至还未来得及回头,恶风袭背而来,冰冷的刀锋与滚烫的火焰同时舔舐过伤口,他被巨大的冲力撞飞到了五米开外的屏风上,撞毁了绘有华美浮世绘的木雕屏风。
他听见了队伍里同伴惊恐的呼唤,只觉得全身就如同散架一般,连目光都无法清晰聚焦。他觉得他可能要死了。
是回光返照么?他突然想起了少女在樱花树下的笑脸,那张那么年轻那么美丽的脸上柔软的嘴唇开合。
她在说什么?
鲶尾几乎是无意识地伸出手,想要触摸少女的脸。
你在说什么?
【鲶尾。】
【主公?】
【极化的感觉怎么样?】
【感觉离原来的自己更近了一点哦?】将原本低垂的头发高高束起的少年抬起头笑着说,【嘛,不过回忆固然重要,当下才是更加值得珍惜的吧?】
少女沉默了很久,突然微微笑了起来,【相比起鲶尾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我更欣慰的是,鲶尾的心也变得强大起来了啊。】
内心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轻轻抽搐了一下,既像是什么东西破碎了,又像是微风吹过灌木,露出了繁花。
少年挣扎着从废墟中站起身时用于固定那一头长发的红绳悄然滑落,他与同样警觉地注意到敌人并没有死于偷袭的大太刀遥遥相对,缓缓拉开了刀架。
“来吧。”
鲶尾如此说道,少年绀紫色的眼中倒映着星火闪闪发亮,像是被一把火烧的透亮的星海。


正当一行人即将进入由审神者打开的时空通道时,鲶尾突然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
“鲶尾,快走吧,主不能维持太久的。”压切长谷部注意到了鲶尾的迟疑,出声提醒。
“……嗯,走吧。”鲶尾垂下眼睛,回过头,不再去看黑夜中熊熊燃烧着的城市。


你快步走上前,在看到少年披散着长发从队伍中缓缓走出时,你几乎克制不住自己而冲上去紧紧抱住少年消瘦的身体。
鲶尾轻轻将下巴搁在少女略微颤抖的肩头,无声地笑了笑。把脸埋进少女的肩窝,鲶尾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我回来了,但是那根你送我的发绳丢了……我没能拿回来。”
你被少年的体贴逗得笑出了声,安抚性地拍了拍鲶尾的脊背。
“那下次去万事屋买个十条备着。”
FIN

评论
热度(73)
  1. 木与墨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嗨~大家好,这里是木与,请多多指教╰(*´︶`*)╯



很奇怪吧,我明明是个乙女写手为什么会有点腐呢?好吧,先不说这个啦~其实我也会时不时的写一下腐文的……别建议啊٩(*´◒`*)۶




【凹凸和英雄学院有那么好~~~】


突然get到全职高手和魔道祖师的好





评论不一定会回复,但我会认真的看完每一条的~~~







开学了,更新会慢一点。













最后,小蛇老师有辣么好,为了喂成大蟒蛇而努力着(*ฅ́˘ฅ̀*)

© 木与 | Powered by LOFTER